苍溪热线网

餐饮业挣扎利润边缘张兰移民折射行业融资困局

IC供图

张兰国籍风波:换个身份冲上市?

餐饮业挣扎利润边缘,移民热折射行业融资困局

俏江南董事长张兰更改国籍,是曲线避税还是为上市铺路?还是在谋划进军境外市场?处于舆论中心的俏江南对此事并不愿过多评价,但其却给南都记者发来一篇有关民营企业家为突破对境外投资和融资政策障碍而移民的评论,隐讳发声。

俏江南只是餐饮企业一个典型的个案。上市华山一条路,如何曲线融资始终是餐饮企业扩张之路上的一个难题。中烹协给南都记者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 10月餐饮业零售总额约1.9万亿,增长幅度为13 .2%,低于去年同期的16 .9%,明显低于商务部预计“十二五”期间16%的增长率,百强餐饮企业的净利润率仅8%。

行业景气度下降、融资渠道仍不通畅,餐饮业依然挣扎在冬天之中。

张兰移民折射餐饮企业融资困局

今年6月,张兰在谈到中国企业家移民海外还掷地有声地称:“我们都在牛棚干过,在牛棚住过,今天我们都享受着国家的政策,也都享受着今天中国经济的崛起,给我们每一个企业家所带来的机遇,我们为什么要揭被而起呢?”而就在3个月之后的9月17日,张兰却注销了户口。

至于张兰“秘密”移民的原因,各方众说纷纭。尽管俏江南公关部方面以这是张兰私事,公司层面不方便评论为由并不愿对张兰更改国籍置评,但俏江南方面同时给记者发来了北京大学金融与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秘书长黄嵩的一篇评论文章。黄嵩在评论中指出,企业家移民还有一个日益重要的原因却常常被忽视,那就是中国企业对外投资和境外融资的种种政策障碍和审批限制。

黄嵩认为,中国企业有融资需求,国外资本有投资需求,但是诸多政策限制却成了障碍。外资P E投资中国企业往往采取红筹模式或者可变利益主体(V IE )模式,通过境外投资、境外上市以规避相关管制,但由商务部等6部门联合发布并于2006年9月8日起实施的《关于外国投资者并购境内企业的规定》的出台使得红筹模式不再可行,中国企业红筹模式境外上市之路被堵,外资PE的投资亦受到影响。而支付宝[微博]事件和新东方事件,使得V IE模式的合法性和稳定性受到质疑,导致外资P E以及海外股票市场投资者对于采取V IE模式的中国企业心存疑虑,中国企业引入外资PE和境外上市之路愈发困难。

而这点和俏江南的境遇不谋而合。鉴于证监会近几年一直对餐饮企业上市态度保守,餐饮业此前一直停滞不前。去年3月,俏江南向深圳交易所提交上市申请,计划在A股上市。而今年2月,俏江南的上市申请被中国证监会否决。短暂停歇,俏江南却已经扭转方向,转战香港联交所。而在周五俏江南中信店开业当日,俏江南集团总裁安勇公开称,俏江南已经通过港交所的聆讯,正在等待资本市场气候好转再上市。

对于张兰更改国籍被网络热议,安勇回应称国籍的转换也是基于企业未来的发展。“为何国内餐饮品牌没能得到很好的延续,没有几个能走出国门?”安勇表示。

尽管俏江南方面并不愿回应记者有关其境外扩张和如何缓解资金压力的提问,但是进军境外市场确实是张兰的一块“心病”。去年,张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当时俏江南正在积极运作上市,希望通过资本运作与境外并购,在3-5年内开店300- 500家。当时其圈定了新加坡、台湾、香港、伦敦四个重点市场,并透露在欧洲有四五家收购对象在谈判。不过后来因境内上市受阻,其进军国际的大计一直是雷声大雨点小,其公开宣布的仅在台湾开设了门店。

“餐饮企业除了上市,缺乏融资途径”,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荆林波曾对记者表示。因为证监会对餐饮业上市一直持谨慎态度,国内餐饮行业一度陷入上市难的困局,资本方对餐饮企业的投资也一度陷入了冰点。

不过今年上半年港交所和证监会连发餐饮企业上市指引被指是为餐饮企业融资困局松绑。对于当前餐饮企业的融资大环境,凌雁管理咨询首席咨询师林岳认为,俏江南事实上在融资方面走了不少弯路,包括之前引入风投也没有太成功。“关键还是资本市场对餐饮行业的信心未达理想状态。”林岳表示。

虽然此前一直停滞在初审阶段的广州酒家、顺峰餐饮等企业已经从初审转入“落实反馈意见中”阶段,不过值得关注的是,遭遇餐饮业增速放缓的大考,资本对上市公司的态度会更为谨慎,对想上市的餐饮企业的抗风险能力无疑将提出更高要求。

餐饮业严冬

受经济增速放缓、各项成本攀升的影响,今年餐饮行业彻底告别高速增长的时代,进入一个“小寒冬”。据中国烹饪协会副会长冯恩援给南都记者提供的行业数据显示,今年行业增长幅度要明显低于商务部预计“十二五”期间16%的增长率。

就在上周,餐饮行业呼吁了几年的刷卡费减负终于成行。刷卡费从2%下调至1.25%,此举毫无疑问为餐饮企业寒冬中送来一丝温暖。但是此举并未能完全消除餐饮行业目前的经营压力。冯恩援透露,当前餐饮企业排名前四的成本分别是铺租、人工、税费以及原材料。显然,在铺租和人工增长趋势难阻挡的背景下,只有税费是一个可变项。

一位资深的餐饮业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截至目前餐饮业的这种低迷仍未见明显反弹。“年底婚宴、节日多,估计对消费有一定拉动,但是受国家三公消费收紧以及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商务消费依然低迷。”该人士向记者透露了一个较为反常的现象,以往餐饮企业一般趁着淡季暂停营业装修门店,但现在珠江新城却有不少餐饮门店在装修。“餐饮门店一开门灯油火蜡、人工样样都需要钱,不排除现在大家是看到生意淡,趁机停歇以节省成本。”

就餐模式寻新增长点

对于目前餐饮业所面临的困难,冯恩援认为需要靠企业自身的努力,餐饮企业不能再固守以往的就餐模式,要扩大大众消费需求的市场和服务。“比如可考虑将团体用餐纳入餐饮服务业,积极开拓社区餐饮服务、老年餐饮服务、外送餐饮服务、医疗餐饮服务等。”

即便连洋快餐巨头麦当劳[微博]也有意加速拓展“得来速”餐厅这一新模式的门店。记者了解到,上周五,麦当劳广佛6家“得来速”同时开业。麦当劳方面透露,截至2012年年底,全国的“得来速”餐厅将接近200家。“‘得来速’餐厅代表的是麦当劳在中国新一代餐厅模式,表现出了较高的年增长率,部分餐厅平均销量甚至高于传统餐厅。”麦当劳(中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南区总经理李辉表示,传统餐厅能吸引500米内的步行顾客,得来速则能吸引3.5公里商圈内驾车到店内或使用车道点餐的更广范围的顾客。“未来”得来速“餐厅占新开餐厅的比例将根据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进一步提高。”

相关链接

张兰移民的经济账

北京华税律师事务所知名税法律师刘天永表示,从税收双边协定规定来看,如俏江南上市,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对于股东分红(股息)等,将享受缴纳不超过10%的个人所得税。对于俏江南未来的收购和套现,张兰的个税或按照移民国家规定来执行。而内资企业的投资者需缴纳20%的个人所得税。

南都记者黄丽嫦

原文地址: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121204/07511388609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