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溪热线网

北京2018 幼升小首提“租房入学”,“租购同权”保守起步

  广州在去年7 月首提“租购同权”,住建部随后表态:“逐步使租房居民在基本公共服务方面与买方居民享有同等待遇。”这引起社会强烈反响,一种看法是:作为稀缺资源的“学区房”将成为历史,房价也将得到平抑。但这可能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北京市教委在 4 月 25 日公布的“2018 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意见”就体现出这一点。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在幼升小阶段“京籍无房家庭可在租住地入学”,而不再和过去那样,必须在户籍地入学,使学区房成为紧俏资源。

  这一新政其实是贯彻了去年 9 月 29 日北京市住建委等部门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和规范管理本市住房租赁市场的通知》中提出的相同的要求。这份《通知》同时还给予了公租房和直管公房租住者以落户权。

  其中对租房入学申请者的要求是:“本市户籍无房家庭,符合在同一区连续单独承租并实际居住 3 年以上且在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夫妻一方在该区合法稳定就业 3 年以上等条件的”。

  拆开看,这个家庭须是:

  1. 本市户籍,在京无房;

  2. 在这个区连续、单独承租并实际居住 3 年以上;

  3. 夫妻一方在该区“合法稳定”就业 3 年以上;

  4. 房屋租赁行为在北京市住房租赁监管平台有登记备案。

  同时满足这些条件的人不会太多。其中,“京籍无房家庭”的户口,通常是集体户。他们必须真的在整个北京都没有房产。在东城区 27 日出台的细则中,对“在京无房”的定义不仅仅是当前无房,而且得 3 年内没有房屋产权交易记录。所以,如果一个家庭有房产和户口在远郊密云,但夫妻为了工作全家长期租住东城,就没有资格为孩子申请在东城就读,还是得回密云。

  而要保持家庭在同一个区“连续单独”租房,夫妻至少一方在这个区“合法稳定”就业 3 年这两项要求,又会刷掉跨区就业,以及 3 年内有过住房和工作变动的家庭。

  “在住房租赁监管平台登记备案”倒不是要求申请人在 3 年前租房子时就富有先见之明地做了登记备案,因为这个平台是 2017 年 10 月才上线的,是“十九大”提出“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后的产物。但是登记备案意味着交税,因此还取决于房东的意愿。

  所以,合格的申请者不会太多,但即便是他们,也并不能享受到与京籍有房者相同的待遇。

2018 京籍无房家庭“租房入学”流程 制图:北京市教委

  北京市的“意见”提出,要根据户籍区分“单校划片”和“多校划片”。对“房产、户口具备条件且居住达到一定年限”的老居民子女继续实行“单校划片”,即在房产所对应的那所学校就近入学。而其余居民,则实行“多校划片”,从好几所学校里面进行“电脑派位”。这意味着京籍无房家庭所租房屋的位置,不能决定孩子进入哪所学校上学。

  租赁房无法用于择校,政府用这招来防止租赁市场被炒出一个新的“学区房”概念的价格高地。

  但如果展望“租购同权”,自然不会只讨论京籍家庭,还要包括非京籍家庭。北京市事实上已经赋予在北京长期工作的非京籍家庭一定程度上的“租房入学”的权利,但在操作中还是有一定的门槛。

  北京在 2014 年的义务教育阶段入学政策中提出:非京籍适龄儿童要在本市上学,父母需提供“五证”。

  “五证”是在京务工就业证明、在京实际住所居住证明、全家户口簿、北京市居住证(或有效期内居住登记卡)、户籍地无监护条件证明。但《人民日报》在这年 5 月的一篇报道发现,“虽按要求‘五证’俱全,但要顺利为孩子取得学籍却并非易事。”因为很多区县额外要求父母就业、家庭实际居住,以及父母暂住证都在本区县。这让很多农民工,和没有北京户籍的“白领”,还是得把孩子送回原籍念书。

  这次北京市的《意见》提出,对“非本市户籍适龄儿童少年继续坚持五证要求”。虽然审核要求虽然比往年有所降低,但仍有附带条件。通州、东城、西城都要求欲在该区入学的孩子家庭不仅居住在该区,而且父母至少一方的居住证在该区并与实际居住地址一致,且父母一方的社保缴纳地点也在该区。不然,还是得送孩子回原籍念书。海淀和丰台的政策相对宽松,社保缴纳地在北京市即可。

  国内最早提出“租购同权”的广州,多个区在 4 月也相继拿出了今年的入学政策的征求意见稿,但都要求申请人有广州户口同时没有广州房产。各区条件宽严不同,天河要求其房屋备案租赁合同地址为实际居住地即可,而黄埔的征求意见稿则要求“该房屋以往业主或住户没有小孩在我区公办小学在读 1—3 年级”,而且申请人须已租住一年,往后租期不少于三年,足以让很多人望洋兴叹。而没有广州户口的“来穗务工人员”家庭,则仍需走“积分入学”通道,但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租房和购房的最大分值相同,是“租购同权”精神的体现。

  而国内继广州之后第二个提出“租购同权”的城市南京,在它于 2 月拿出的义务教育招生入学工作指导意见,及建邺、浦口、雨花台、高淳各区的实施方案中,却均未出现有关“租房入学”的内容。

  上海 2 月发布的招生政策中包含“人户分离”家庭和廉租房家庭儿童的居住地入学,前者同时包括在居住地购房和租房的家庭,但是入学优先级低于户籍与居住地一致的家庭。对来沪人员随迁子女的入学,则设置父母是否持有居住证,以及社保缴纳或灵活就业办妥年限的门槛。

  深圳可能是全国最先实现本市户籍无房家庭租房入学的。深圳从 2013 年 4 月起就将是否为租房与是否拥有学区住房、是否为独生子女等指标一同纳入一个积分体系中。只要达到一定分值,深籍无房家庭子女也可以在租房地实现就近入学。但是租房的得分低于有房。非深籍的租房者也被纳入同一套积分体系,但他们的起始分比深籍租房者更低。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LSD 75 年迷幻史,它如何影响了摇滚乐、硅谷以及整个 1960 年代 | 好奇心商业史